周恩来与中国尖端技术发展:全面规划,分清缓

   1956年6月,毛泽东、周恩来、朱德等领导人接见编制科技发展规划纲要的科学家。

   1956年1月14日,中共中央在中南海怀仁堂召开关于知识分子问题会议。

   在当时的国家领导人中,周恩来比任何人都更为密切地关注着外部世界的发展和变化。 同时,他也清楚地看到,中国当时的科学技术水平仍然很落后。

   会上,周恩来郑重宣布:制定从1956年到1967年科学发展的远景规划。 周恩来立足国家当前需要,放眼未来的发展,及时妥善地解决了一些重要的方针性问题。

   “导弹研究不能等待”在周恩来的提议下,中国的导弹研究被提上了议事日程。

   但是导弹怎么搞,曾经存在着激烈的争论。

   双方各执一词,难解难分。

   周恩来细心听取了双方的意见和理由后,会见了著名科学家钱学森,听取他对火箭、导弹研究的意见,并且请钱学森起草一份发展导弹工业的意见书。 钱学森很快就完成了意见书,周恩来立即将意见书送毛泽东审阅。

   1956年3月14日,周恩来主持中央军委会议,决定筹备组建导弹航空科学研究方面的领导机构,为了保密起见,这个机构的名称为国防部航空工业委员会。 5月26日,周恩来出席中央军委会议,代表中共中央宣布发展中国导弹武器的决定。 周恩来指出:“导弹研究工作应当采取突破一点的办法,不能等待一切条件都具备了才开始研究和生产。 要动员更多的人来帮助和支持导弹的研制工作。 ”同时,他责成航空工业委员会负责组织导弹管理机构和研究机构。

   几个月后,国防部五局和国防部第五研究院正式成立。

   后来的事实证明,周恩来的这个决断是富有远见的。

   “其他方面压缩不够,要再压缩,但是尖端要有”1959年6月,中苏关系恶化,苏联政府拒绝向中国提供原子弹教学模型和技术资料。

   首先作出反应的是中国的核动力潜艇研制工程。 在核潜艇研制领导小组会议上,核潜艇就此下马还是继续干下去,两种意见发生了激烈的碰撞,眼看着苏联的援助和支持将要泡汤,一些人悲观地认为在中国当前工业和科学技术基础薄弱的情况下即开始研究设计核动力潜艇,是主观主义、浪费人力,没有必要费很大力气去研究制造核动力潜艇。 10月的一天,周恩来利用毛泽东要听他和聂荣臻、罗瑞卿汇报尖端武器研制情况的机会,不顾一些人主张核潜艇下马的强烈呼声,顶着压力把核潜艇作为主要研制项目提了出来。

   由于周恩来抓住了问题的实质和要害,毛泽东当即表示说:“核潜艇,一万年也要搞出来。 ”备受责难且险些夭折的核潜艇工程终于被周恩来运用政治智慧保住了。 早在中苏关系恶化初露端倪的时候,周恩来就未雨绸缪,对负责原子能工业的二机部领导宋任穷等人说:“自己动手,从头摸起,准备用八年时间搞出原子弹。 ”1960年7月,苏联政府背信弃义,单方面撕毁关于援助中国建设原子能工业的协定和合同。

   一个月后,苏联专家不仅全部撤走,还带走了重要图纸资料,中止了对中国原子能研究所需设备和材料的供应。 此时,由于“大跃进”运动的重大失误,国民经济遇到严重困难。

   中国的原子弹搞还是不搞,需要领导层从速作出决断。

   面对“下马”的呼声,周恩来提出:要集中力量,突破国防尖端技术,争取用三年到五年过关。

   当国民经济进行调整的时候,原子弹属不属于调整之列,一些人拿不准。

   周恩来明确表示:“其他方面压缩不够,要再压缩,但是尖端要有。

   有了导弹、核武器,才能防止使用导弹、核武器。

   ”“除了搞核弹外,还要搞核电站”搞“两弹”,搞尖端技术是很花钱的。 从原子能事业起步到第一颗原子弹爆炸成功,与美国几百亿美元的花销相比,中国只花了几十亿元人民币,花费是很低的。 但就中国当时的财力来说,尽管几年下来平均到每个人头上只有10元左右,但在当时也是一笔不小的数目。 如何使中国的原子能事业,在提高国防能力的同时,又能产生经济效益,增强国力,是周恩来一直考虑的问题。

   原子弹、氢弹相继爆炸成功后,周恩来不失时机地着手进行核电站的建设。

   在一次中央专门委员会会议上,周恩来指出:“二机部不能只是‘爆炸部’,除了搞核弹外,还要搞核电站。 ”此后,周恩来多次召开专委会研究核电站的设计、施工问题,对核电站的建设提出了许多富有前瞻性的意见。 “全面规划,分清缓急本末”回顾中国尖端技术发展的历程,有一个十分明显的特点,那就是持续发展不间隔,一环紧扣一环,一个成就接着一个成就,在时间上续接紧凑,在专业上彼此照顾,绝无等米下锅的情况出现。 中国的尖端技术能在较短的时间内取得全面的、巨大的成就,完全有赖于周恩来这位杰出的计划者、设计者和组织者。

   周恩来历来主张“全面规划,分清缓急本末”,一切工作都要有计划、有步骤地开展,反对那种“头痛医头,脚痛医脚”,碰到什么问题,临时抱佛脚的无所用心的懒汉做法。

   周恩来十分重视尖端技术的长期发展规划,第一颗原子弹爆炸成功和“部院合并”之后,有人认为进行项目规划和组织协调的国防科委已经没有存在的必要了,主张取消国防科委,周恩来和聂荣臻对此坚决反对。

   经过他们多方努力,国防科委不仅得以保留,而且还得到了加强。

   原子弹爆炸成功后,就立即开展原子弹、导弹的结合试验,仅仅用两年时间,中国就拥有了导弹核武器。 这样的速度让那些讥笑中国有弹无枪的西方记者大跌眼镜。

   (《党史博览》2013年第10期)。

( 发布日期:2020-07-22 19:08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