工业互联网发展新引擎(一线调查·互联网新观察

   数据来源:中国工业互联网研究院、中国信息通信研究院、艾媒咨询核心阅读推进生产智能化、开展远程运维、打造柔性生产链……近年来,我国工业互联网方兴未艾,以数字化赋能制造业。 未来,随着互联网信息技术和制造业进一步融合发展,工业互联网将让工厂更“聪明”,让工人更“省力”。

   坐在办公室,张显桂点击操作板,屏幕上生产进度、交货时间一目了然。

   两年前,这位河北安迪模具的总经理,仅靠一部电话与车间、客户沟通,经常半天顾不上喝一口水。

   变化源于与工业互联网平台服务商智能云科的合作。 以往报价靠经验,现在根据平台采集的加工费、管理成本等数据精细测算;过去生产依赖工人,如今系统科学测算每道工序时间,排产时间从平均4个小时压缩到半小时……张显桂给记者算了算:工厂每年省下30多万元管理成本,产能效率提升近30%。

   近年来,我国工业互联网发展为生产注入新动力,我国制造业的面貌正在重塑,数字化、智能化发展水平不断提高。 互联共融优化管理新一代信息技术结合工业制造,是技术也是生产方式和商业模式在宁夏,宁夏力成电气公司生产电力配网开关设备,以前如果设备出故障,工程人员维修前并不清楚问题出在哪儿。 2019年底,与树根互联合作后,公司上线了远程运维系统。 宁夏力成首席信息官徐志说,通过分析采集的设备数据,哪个零部件有风险,系统可以自动预警,有故障还能远程诊断。

   在浙江,今年5月,宁波联通、云镝智慧联合打造的余姚智能家电云平台,通过共享供需、产能、人才、招投标等信息,帮助当地小家电行业实现采、销、供、产协同和跨企业、跨设备协作。 云镝智慧总经理张剑云说,生产、配套、服务企业聚集在平台上,打破了传统制造模式的局限,让柔性生产成为可能。

   工业互联网,即新一代信息技术与工业制造的融合。

   优也公司首席科学家郭朝晖表示,企业在决策时,往往不能同时取得实时数据和全部数据,但工业互联网以“算法”为中介,结合机器和人工处理数据的优点,提升工业系统管理水平。 安迪模具的生产智能化,宁夏力成的设备远程运维,以及余姚小家电行业力图打造的柔性生产,都是当前工业互联网的主要落地方式。 在中国信通院副院长、工业互联网产业联盟秘书长余晓晖看来,工业互联网不仅仅是一项技术、一种基础设施,还是一种新的生产方式和商业模式。

   2017年11月,我国发布了工业互联网的顶层设计——《关于深化“互联网+先进制造业”发展工业互联网的指导意见》,指出工业互联网打造人、机、物全面互联的新型网络基础设施,形成智能化发展的新兴业态和应用模式。 前不久,中央深改委第十四次会议审议通过《关于深化新一代信息技术与制造业融合发展的指导意见》,强调要加快推进新一代信息技术和制造业融合发展,加快工业互联网创新发展,提升制造业数字化、网络化、智能化发展水平。

   起步不久尚在成长投入巨大,人才短缺,技术落地受企业和平台多方限制谈起参加业内某个展会的经历,一位工业互联网服务平台经理说:“来听报告的人挤满了主会场,但走到展台来洽谈的客户却不多。

   ”这反映出目前企业面对智能制造大潮兴奋与徘徊交织的现状。 工业互联网落地并不容易。 由于没有统一的标准,数据不联通、采不到,成为一大堵点。 数据是工业互联网的核心资源。

   但即便在同一个企业,生产管理、销售采购、客户管理系统也经常不联通。 企业将数据放到平台上,也担心不安全。 一位平台服务商提到,某发动机厂家希望采集整车厂上发动机的运行数据,用来改进产品。 但整车厂回复:这些数据不能对外。

   企业还有别的顾虑:一是投入巨大。 “一套系统,动辄上百万元,更新设备还得花不少钱。

   ”张显桂说。 二是缺少信息化人才,提不出需求。

   工业制造涉及的生产设备多,业务链条长,多位服务平台负责人表示,了解企业需求就要花很多时间,有时谈到一半才发现供需双方并不匹配。 目前,平台方面也有局限。 真正意义的工业互联网平台刚刚起步不久,目前平台解决的多数是相对浅层次的问题。

   但工业需求五花八门,平台只能通过做项目,不断积累经验。

   另外,我国制造业中90%以上的是中小企业,超过55%的企业尚未完成基础的设备数字化改造。 智能云科数字化工厂事业部高级咨询顾问苏欣指出,我国中小制造企业里,通常有1/3是老旧机床,这些低端设备改造难度非常大。 “我国是在借着互联网信息技术的优势,踮着脚尖跨越。

   ”天津市科学技术发展战略研究院工程师赵绘存说,我国工业化历程相对较短,自动化、信息化的路还没有走完,又赶上智能化、数字化浪潮,可谓“一个阶段、两项任务”。 整合经验厚植根基需要深度挖掘数据信息,建好安全屏障,筑牢制造业基础受访从业者无不认同,我国有孕育工业互联网的优质土壤。 清华大学软件学院院长王建民说:“我国制造业门类齐全、体系完备、发展迅速,工业大数据数量多,应用场景丰富,企业敢于拥抱新技术。 ”“尤其是今年,‘云’上连接的需求,让工业互联网再度升温。 ”树根互联首席执行官贺东东说。 不过,业内人士呼吁,要理性看待工业互联网。

   “工业互联网不是采集到数据、开发几个APP就可以实现的。 ”专注服务钢铁行业的上海优也首席执行官傅源说,“工业企业需求非常个性化,有的方案理论上可行,实际场景中却行不通;曾被证明有效的方案,也无法在同一类型不同公司复制。

   ”“消费互联网是横向的,能连接全球数亿人;工业互联网是垂直的,重点在于整合行业深度经验,以此作为进行决策的基础。

   ”王建民说,工业高度细分、碎片化的特点,要求平台深扎下去才能创造价值。 苏欣坦言:工业互联网要一步步来,尽管回本、营利一时不能保证;一些有能力的企业应有意识主动迈出第一步,先把设备连接起来。 只有数据越来越多,其作用才会慢慢凸显。

   随着工业互联网应用的深入,未来制造业的研发、设计、生产等将更加依赖工业软件的仿真、模拟等功能,平台软件的生态也将逐渐完善。

   但在工业软件、平台底层框架上的不足,可能成为我国工业互联网发展的隐忧。 多位专家表示,我国工业技术沉淀相对不足,企业普遍缺乏工艺参数、工业知识的管理,加上市场支撑不够,国产工业技术软件短板突出,高端工业软件对外依赖严重。

   另一个隐患是安全。

   “工业互联网改造后,制造企业软件化,也将持续面对病毒、木马、漏洞等传统安全挑战。 要建好安全屏障。 ”奇安信董事长齐向东说。 多位专家提醒,互联网与工业深度融合,把新一代信息技术转化为制造业要素,目的是加强工业制造。 工业互联网是一种新型生产方式,但不能从根本上改变制造逻辑。 制造业升级,基础得打牢;否则,工厂再智能,生产工艺跟不上,做不出高精度、高质量的产品,仍然难以赢得更广阔的市场。

   ■记者手记技术红利务实为要发挥好工业互联网的赋能价值,重在一个“实”字。 制造企业若想享受技术红利,要落实信息化基础,有尝试才有收获;服务平台要成长壮大,也要扎实做好应用场景,沉淀才可能成就金字招牌;管理部门期盼新业态兴旺,更得务实着力,不忘服务制造业升级初衷,做好引导和管理。

   近年来,新技术不断涌现,真正能够创造价值的莫不在于发现真需求、解决真问题。 炒作概念虽可能风光一时,但最终会成为过眼云烟。 工业互联网要由浅入深不断推进,基础打得牢,才能走得远。

   (责编:杨虞波罗、吕骞)。

( 发布日期:2020-07-22 19:09 )